奇偶次:好的免费美文等你来阅读。改善你的阅读,让您找到更加精彩的免费文章。

首页 > 精选日志 > 正文

树木希林离开了,我的蝴蝶飞走了

2019-04-09 精选日志

最近越来越少刷微博,所以总感觉自己比世界慢半拍。

无意间在公众号列表看到“树木希林去世……”我才恍然觉得,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我竟然不知。

树木希林离开了,我的蝴蝶飞走了

众多公众号中,我只看到了一条关于树木希林奶奶去世的消息,大概这世上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于世界来说不过也只是风过无痕吧。

可是,对于我来说却不是这样,如同我无意中看到《小偷家族》的上映一般,这一次仍然是心头一震。

为什么要写她呢,因为我现在一回想起是枝电影的一幕幕,总是忘不掉这个老太太的一颦一笑,她确实担得起“戏骨”的称号。

树木希林因癌症于9月16日于东京家中去世,享年75岁。去世时,家人陪伴在她身边。

老太太走得还算平静,因病离世也没什么遗憾了,只是我一想到今后是枝电影中将会有另外一位老太太出现,再也看到她演绎不同女人的人生了,不免觉得可惜。

《小偷家族》中,树木希林饰演的柴田初枝一个人坐在海滩上,望着前面玩兴正浓的家人,说了一句无声的“谢谢你们了

”,没想到这竟成了她的荧幕绝唱。

一个临死之人,看着年轻的生命跳跃起伏,抚摸着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腿,回想着自己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相处的朝朝暮暮,预感着自己的归期降至,缓慢地不成声地说出那句“谢谢你们了”。

这一刻的柴田初枝不免令人动容,谁又知道树木希林是不是本色出演呢?是树木希林赋予柴田初枝以生命,还是柴田初枝给了树木希林和观众告别的机会,我们谁也不知道。

说起来,《小偷家族》算是一部对我有特别意义的一部片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到电影院看的片子,为了一个已经不作数的约定。

之前有说好要和一个人隔空约一波《小偷家族》的,后来事情有变,我们却仍然各自去看了这部电影,只是大概我们遵守的是对自己的承诺吧。

看与不看,在哪看,不过是仪式化的选择罢了。

第一次见到树木希林是在《步履不停》里,见到的第一眼,不喜欢这个老太太。

方脸、杏眼,像只鲶鱼的她在影片中饰演一位有点偏心与话很多的母亲,一说话眼睛鼓鼓地看着你,瘪着嘴,眼里不一会儿充满眼水。

后来慢慢地看进片子,又觉得一切似是不合理的地方都挺顺其自然的。她不是树木希林,她只是众多平凡老太太中的一个。

《步履不停》里,老太太一直相信白蝴蝶如果熬过冬天,来年就会变成黄蝴蝶,所以在大儿子的忌日当晚,老太太对房间里飞进来的黄蝴蝶格外在意。

近乎癫疯地追逐蝴蝶,一个劲儿地呼唤着“纯平,是你吗?”这种浪漫主义的表达也只是在这里最动人而不显突兀,平淡却又波澜壮阔。

也就是这一幕,将我感动至今。树木希林的样子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步履不停》《比海更深》《小偷家族》等许多是枝的电影都能看到树木希林的身影,可是我所了解的树木希林也只是荧幕上的她。

树木希林展示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强大,无论是否在荧幕上。

树木希林2004年就发现罹患乳癌,隔年手术摘除右边乳房,随后又陆续在肠、肾上腺、脊椎等,共计20处发现癌细胞。

她选择了对身体负担较轻的疗程抗癌,但是除了癌症,2003年左眼视网膜剥落,甚至面临失明危机,更是身为演员最大的障碍。

她一度眼中只见到一片白,仍拒绝动手术,没想到隔一段时间后,视力逐渐恢复,自然治愈的力量连医生都直呼不可思议。

身为A咖女星,树木希林没有经纪人,接戏、演出行程、通告费等全都自己处理,除了考虑自己罹癌,“有员工我就得对他负责了。”www.joci.net

她8月原本要出席新片宣传,没想到在朋友家门外的楼梯摔倒,造成大腿骨骨折,尽管如此还是透过电话上节目。

后来女婿本木雅宏透露,她因为全身癌症,肺部一直很虚弱,一度陷入病危又恢复了,直到9月15日凌晨2:45分,在家人的陪伴下离世。

罹癌的14年,改变了她的人生观、生死观,“我全身都是癌症,但是我感谢癌症,如果没有这种经验,恐怕不能好好面对‘死亡’,也不能好好理解内田(裕也,树木希林丈夫)了

。”

摇滚歌手内田裕也是树木希林的第二任丈夫,婚后不伦行径曝光,又发生家暴丑闻,原本提出离婚申请,老婆坚持打官司让离婚无效,结果双方一直分居中。

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树木希林说我们都病了,也没体力了,从今以后要互相照顾了。内田裕也“浪子回头”被感化,“她是史上最强的女演员,最强的妻子,我虽然不会向她下跪,但我一生都秉持着最摇滚的精神,由衷向她道歉。”

经过几十年的爱情战争,树木希林用忍耐和包容等着爱情归来,她说,“如果有来世我会警惕自己,不再与这个人相见,因为来世再相遇,我仍会爱上他,再次度过我狼狈的一生。

树木希林的一生坎坷起伏,她用她的生活、经历,不论是爱情还是病痛,告诉我们世上最简单的道理:活着,简单而真实。

生活的偶然与命运的必然让树木希林的活更多是靠那股子韧劲儿,有种说法,人生是靠两种东西驱动的,一种是恐惧,一种是爱,而她并不是靠恐惧,也不只是靠爱活着,所以没有办法选择。

她的活着就是生命的韧度,韧度到头了,自然也就结束了。

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真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坦然轻松地说出这样的话。

白蝴蝶没有熬过冬天,

大概白蝴蝶只想做白蝴蝶吧

相关专题:

搜索
网站分类
专题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