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偶次:好的免费美文等你来阅读。改善你的阅读,让您找到更加精彩的免费文章。

首页 > 精选日志 > 正文

毕业分配之琐事

2019-03-29 精选日志

有一天,女儿从外地打来电话,说已经拿到offer了,我很高兴,妻子比我更高兴,毕竟这是女儿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经过多层次的测试、面试,终于拿到了录用通知书。在这样一个毕业就意味着失业的时代,能够在千军万马中,独闯多关,在还毕业前就在外资企业谋得一个职位,那是多么不容易!况且在今后的半年时间里,这边要做好毕业论文及答辩,那边又要尽心上班,辛苦是必然的了。由此,使我回忆起大学毕业分配时的一些琐事。

当年,国家大学生毕业分配实行派遣制度。一般是本着离原籍就近的原则,同时鼓励毕业生自愿到边少地区参加工作,由毕业生本人填报申请,申请批准后由相关部门开具派遣证,毕业生直接去单位报到上班。

我们采矿班分配到同省的共有四个名额,其中P矿务局两个,L矿务局一个,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劳改煤矿。

毕业分配之琐事

当时我对这三个单位的初步了解和分析认为,当年的L矿务局组建时间不长,最缺乏的应该是技术和技术人员,加上地理位置比较好,离省会城市很近,这是工作单位的首选;而P矿务局作为一个老牌煤矿企业,又是煤炭部的直属单位,人才众多,如果我们作为新生力量,将来得到重用的机会相比之下就会小一些,这是次选;劳改煤矿是最不想去的了,劳改人员一批一批地走了,剩下来的就是那些工作人员则要“长期的劳改”,这是作为一个具有“为煤炭事业奋斗终身”远大理想的煤炭院校毕业生来说是最难接受的。

最终确定的是我和Z1同学被派遣到P矿务局,而采矿系一同被派遣到这儿工作的还有矿建班的T同学和通风班的Z2同学。

于是,我和Z1同学坐火车途经上海,在上海玩了两天后再转车到达了如今我们工作的这个城市。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来这儿,对这儿的情况完全不清楚,当我们问及坐几路公交可去矿务局时,一位老同志很爽快地告诉我们坐1路公交车可直接到达。后来才知道,其实那时这个城市也只有一路公交车,根本可以不用去问的。

我们到达矿务局的干部处时,另外两个同学也如期到达。记得当时干部处的一位女干部面带笑容对我们说矿务局需要年轻的大学生,并告诉我们四个人先在局里招待所住下,等待局里研究后再确认具体安排到哪个煤矿上班。当时我感到很高兴,煤矿还是需要我们的嘛!

两天后,我们被叫到干部处。见到的还是那位女干部,她看上去大约四十来岁,胖胖的,个子不高,但没有看到笑容。这个女干部看也没看清我们便说,姓什么的姓啥的到J矿,姓什么的姓啥的到G矿,并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在哪儿等车。当时我觉得很难受,将两天来的高兴劲一扫而光。我想,这哪是什么研究的结果,分配工作时连我们的姓名都没念全,知道这几个姓什么的姓啥的到底谁是谁么?唯一一句“会有车子来接”给我稍微带来一点慰藉。

下午,我们按照说好的时间在矿务局大楼门口等待。一个小时后,一辆东风牌大货车来了,说是去G矿的,我们将两位同学的行李扔进了又黑又脏的车厢,又将他们两个也推上了车厢,还没来得及打一声招呼,汽车就开走了。

又过半个小时,去J矿的车子终于来了。还好不是大货车,而是一辆正宗日本进口小面包车,方向盘都是在右边的。从车上走下一位年轻小伙子,对我们说不好意思,来晚了一点。他指着车上一位年纪稍长点的人对我们说,他是矿上的党委书记,并告诉我们来晚了的原因是书记参加局里的一个会议刚刚才散会。www.joci.net

我们将行李放好后,并很懂事地坐在后排。进口车就是不一样,又快又稳,车子很快就出了城。正当我静下心来想真正感受一下坐进口车的快感的时候,车子的突然熄火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和T同学不得不下车,在车后拼命地推,最终将车子推上了坡顶,然后车子从坡顶下滑一段很长的距离后才重新发动起来。感谢上苍,这个上坡不是很陡也不是很长,否则我们两个“文弱书生”如何交上工作中的第一份差事?

车子把我们直接送到了矿招待所,从此我们就在这个煤矿工作了。

时光飞逝,一晃近三十年过去了,早已物非人非。当年认为最好的L矿务局早已改制多次,我的同学早已离开矿山另谋他事;那个劳改煤矿也早已划归司法部门管理,我的那个同学的身份也已转换为公务人员,早已调离,在另一个更大的地方高就;我工作过的煤矿今年也已关闭,而我还在煤矿安全生产部门继续我的“远大理想”!

时代在变迁,人类在发展,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已经变得错综复杂。

昨天我在网上查找了一下,预计明年大学毕业生人数将达795万人之多,他们将通过企业招聘、报考公职或事业单位、自主创业、参军入伍、支教支农和继续深造等途径进行就业,形势非常严峻。当年的大学生毕业分配派遣制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

相关专题:

搜索
网站分类
专题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