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偶次:好的免费美文等你来阅读。改善你的阅读,让您找到更加精彩的免费文章。

首页 > 经典故事 > 正文

弃犬 (聊斋故事)

2019-04-14 经典故事

豫州的张公家境富裕,有一妻一妾,两人兼为他生下一子。张公因儿女双全,很是惬意,唯一不悦就是原配张氏与小妾如霜甚是不和,每日争斗吵闹令家里甚是喧闹。每每他从外归来,小妾如霜仪仗自己受宠,每每梨花带雨之状至张公前哭诉张氏欺凌于她。

而原配张氏目睹她胡说八道,甚是气愤,愤然与她辩论,互相指责对方不是 ,恳求张公为她们做主,令张公甚是烦恼。

弃犬 (聊斋故事)

一日,张氏携儿子虎儿出外游玩,走至郊外,此时正是春天时节,天气尚凉,虎儿却甚是兴奋,遂嬉戏疯闹追逐蝴蝶于花草绿树间。正玩耍的忘乎所以之时,忽的目睹一白色小狗瘫倒于草丛间,那小狗甚是瘦弱,气息奄奄。看样子应是被人遗弃,虎儿见状,甚是可怜于它,遂抱着至母亲身边,祈求母亲收养它。

那张氏本是心肠善良之人,忙应允。虎儿甚是高兴,给它起名小白。遂带回家好生待它。几日后,那小白每日喂于肉鱼,遂身体康健,变得活泼好动,甚是可爱,虎儿整日不再无趣,和它玩耍的很开心。

而小妾如霜每每携子峥儿目睹,却是嗤之以鼻,很不喜欢那小白。一日,趁张氏携子回娘家。偷偷命下人把小白丢弃野外,张氏母子回家后不见小白,甚是着急,遂到处寻找,却未果,虎儿伤心哭闹不休。

张氏不停安抚他,正慌乱时,那小白忽的回来,它似行很多路般,累的气喘吁吁,看到虎儿,立时躺于地上,尾巴却不停摇动。虎儿甚是高兴,开心和它玩耍起来。

那如霜携子峥儿站在一旁,目睹她们如此高兴,心里很是生气,想着此狗被送出很远的郊外,它怎会又回来的,而她手中的儿子峥儿目睹哥哥虎儿和那小白玩的尽兴,很是羡慕,忽的撒开母亲手,去和她们玩耍。如霜刚要呵斥他,见他玩的开心,只好作罢。

多年后,孩儿们长大。张公请了先生教他们读书,因虎儿学习、秉性兼优,很受张公喜爱。而峥儿却甚是不爱学习,且顽劣。总是惹祸,很不受张公待见,张公总是对他严加管教,甚至责罚于他。令如霜甚是不满,心中更是憎恨那虎儿,大有除之而后快之意。

而张氏每每目睹张公训斥峥儿,总是极力维护。还劝阻张公,道他最小调皮正常,大些就好了。而每每如此,如霜都会心中暗暗骂她猫哭耗子假慈悲,虚情假意做给人看。

直到一日,两个孩子在院中花园的鱼池赏鱼,峥儿不小心脚一滑掉入水池中,正在赏花的两人赶紧奔跑过去,令如霜惊异的是自己平时甚是嫉恨的张氏虽不会水,却毫不犹豫跳下去救峥儿。

幸好她大声呼救被赶来家丁救起。此后,若霜遂对张氏消除敌意,慢慢和她相处甚好,成一好姐妹。家中和谐。张公见此甚是高兴,此后每每出门都买些首饰给她们俩,做到一视同仁。

就这样,几年后,孩儿们渐长大。一日,张公忽的得重病,且一阵咳嗽,口中竟吐出鲜血,张公一惊,觉得自己命不长久。看旁边此时没人,忍不住把床下房契,地契拿出来看看,重重叹口气。又放回去。陷入深思中。片刻,命人把正读书的虎儿叫来,语重心长的嘱咐些事情。那虎儿先是一愣,而后甚是恭敬的对父亲点点头,起身离开。

而这一幕被如霜看在眼里。一月后,在张氏和如霜精心伺候下,张公的病竟好起来。全家人都很高兴。一日,张公因生意上事情,又出远门。谁知出走数天皆没有信息,家人都甚是着急,派人出去打听兼都回来禀报没有找到。

几日后,张公贴身仆人周全风尘仆仆回来,哭丧着脸道自己出门一直形影不离跟在老爷身后。一天颠簸行程后,已近薄暮,遂找一家客栈休息。

可第二日早上张公竟不见踪影。周全找遍那个小镇兼没有踪影,后来在客栈老爷枕头下翻出一封信。周全常年跟在张公跟前,认识几个字,看了方明白大概意思。上面是写给一扬州地方的信。看意思应是一多年未联系故友,道自己因身体欠佳,想在弥留之际见上老友一面,也好不留遗憾。www.joci.net

信中还告知周全不要寻找他,自己是临时起意方决定的,命他回去复命,告知家人免得他们惦记,张家人听罢,不由更是暗暗为张公担心!此后兼去扬州寻找却是无果。遂报案扔无果。家人都甚是担心,张氏和如霜甚是惦记,每日以泪洗面。

一月后,兼没有消息。此时虎儿已临近高考,每日挑灯夜读。而张氏偏偏此时竟病倒,虎儿甚是孝顺,遂放下书本伺俸母亲。如霜见状,忙嘱咐他只管好生读书,张氏由他她来伺候。

此后,如霜端水喂药,细心如尘、衣不解带的精心伺候张氏。而那小白此时已成庞大白狗,如霜每每见它甚是害怕。可它偏偏每日守在张氏床前,令如霜很是恼怒。可碍于张氏甚是喜欢它,只好忍耐。想起之前一天有月亮夜里,她内急去茅房,路过厨房。竟目睹那身形庞大小白,在厨房似人般站于凳子,立起前爪够那房梁悬挂篮子里的馍馍。此时,月光如银,透过厨房里月光,那小白样子甚是诡异,恐怖。忽的它似呼听到动静,目光阴森森,绿幽幽的望于她。她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拼命逃离。此后,甚是惧怕它。皆还不许峥儿和它玩耍。

一日,如霜又亲自端药欲喂给张氏喝。张氏见如霜这几日因伺候自己而劳累的很是憔悴,心中不安,嘱咐她以后就让自己丫鬟春红伺候就可。可如霜道她实在不放心她们,深怕她们做事不周,伺候的不好。需自己亲自伺候才放心,要她 不要客气,都是自家人。

张氏听此,很是感动,想起自己之前凡事也和如霜计较争吵,心里很是愧疚。遂拿起她亲自煎的药欲要喝。忽的床前的小白极快抬起爪子把药碗打翻,而后又如没事般淡定爬于床前。两个人见此大惊,如霜委屈的道:这畜生甚是可恨,只是可惜了这药,我花费了几个时辰熬煎。

张氏也甚是生气,她脸色苍白,忽的急剧咳嗽起来,愤怒撵小白出去。那小白虎视眈眈看如霜几眼,很不情愿出去。几天后,张氏终病愈,因在屋子待数日很闷。遂出来散心。

那小白形影不离跟在她 后面,此时乃是夏天,张氏走至后花园。花园里百花齐放,香气阵阵,令人陶醉。张氏陶醉于此,很是惬意。自从张公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张氏每日忧愁,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今天心情有点好转,精神抖擞,遂越走越远,逐渐走至后山前。

而此时小白也甚是兴奋,跟在张氏身后摇头晃脑,甚是兴奋。忽的,它快速奔跑于后山一甚是幽静处,拼命的用爪子刨土。张氏见状大怒,本地流传下的习俗,家中有白狗如要刨土,那家中定会有人将要死去或是家中有祸事。目睹它刨土,张氏又气又急,气喘吁吁奔过去,狠狠地踢踹它,那小白疼痛难忍跑着离开。

此景被前来送药如霜目睹,忙过去搀扶住张氏,好生安慰于她,此时张氏还在气愤至极,道人间流传的白狗如挖掘泥土,家中会有人死去或有祸事,就好似家中来猫头鹰没有好事般。它之前还刨过一次,也是跟自己出来散步时候。看来此狗不能留,它是个不祥之物。虽自己甚是不舍,可也无奈如此。

她嘱咐如霜就替她办此事吧,但定要送个好人家,不要让它受委屈,且不要让虎儿和峥儿知晓此事。他们和小白感情深厚,会很难过。如霜听罢,连连应允,张氏叹口气,两眼泪汪汪离开。

第二天。如霜命办事细心周到的周全去找个好人家,把小白送走。几日后,出外游玩的虎儿回家目睹母亲甚是憔悴,且不见小白。以前,每日自己出门归家,小白都是甚是亲热扑过来。张氏见他连连追问,只好把事情道出。

虎儿听罢,连连道母亲糊涂,那只是迷信说法,又道这些年,小白虽顽皮,兼从来不曾惹祸,如今为何两次把母亲吸引至后山刨土。平日从不如此,这里面定有蹊跷。十四岁虎儿陷入沉思。

几日后,张府忽的来几个差役。他们气势汹汹来至后山,在小白刨土处用搞头挖出一尸体,尸体已腐烂,张氏目睹那尸体玉佩和衣服竟是张公所有。登时晕倒。两个孩子兼都悲痛欲绝,泪水成河。

而那如霜见此,却是花容失色,虽极力控制情绪却是身子不停哆嗦,遂欲偷偷溜走,被差役吆喝住。经仵作验尸,张公乃是被锐器击中脑袋数下致死。细心的仵作还在不远处发现一块石头。上面血迹斑斑。

如霜在场的惊慌失态令人起疑,把她带至衙门,没有用刑便招供。道是张公贴身下人周全才是杀人凶手。州官命差役把在外办事周全拘捕到案。那周全还在垂死挣扎,故作冷静,言辞凿凿为自己辩解。待到公堂,目睹如霜在此。又听她已招供。登时大惊失色,只好老实招供。

原来,如霜本是张家买来的小妾。因张氏嫁入张家二年都没有怀孕,纳了小妾打算能生出男丁将来继承家产。可如霜进门一年没有怀孕,此时张氏却怀孕在身。张家大喜,几月后果生下一男孩起名虎儿。

而一年后,如霜也怀孕。几月后也产下一男孩峥儿。全家大喜。这本是好事,然如霜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那虎儿是嫡出,深受张家上下宠爱,而峥儿却处处次之。

后来遂长大,那虎儿却还聪明懂事,深得张公喜爱。后张公久病不起,如霜衣不解带细心如尘伺奉。末了,他好点后,竟偷偷把虎儿叫去,拿出房契给他看。肯定是觉得自己不久将离世,在嘱咐虎儿什么。他如此偏心,如哪天立遗嘱,峥儿和自己肯定只有一少部分,难道自己和周全的奸情被他发觉?www.joci.net

想到此,如霜心里甚是害怕,晚上和周全幽会遂把担心说出,周全听罢,甚是害怕,自己和如霜苟且之事如败露,自己还能活命吗,遂在跟张公出外办事,走至后山僻静处残忍把他用石头砸死。然后拿着银两在外游荡。

多日后,才回去禀报。还假装甚是忧愁、着急之态又几次出外寻找。后时间长久,官府兼没有消息,遂放心。而如霜自打张公死后。为了自己在家中地位增高,她偷偷在张氏药碗里放了落回(药材)此药剧烈,服后令人四肢乏力,神志不清,难辨五官感觉,最后精神异常,丧失本性。如张氏喝了此药。定会浑身无力。神志不清。

如此以来,自己就可名正言顺当家做主,虎儿还尚小,这庞大家产还不是垂手捻来,可她 却万万不曾想到,却被那该死的小白把药碗打翻,让张氏逃过一劫。

后那日张氏竟去了后山散心。更不曾想到,那小白竟在埋张公处疯狂刨土。那天,她吓得手中药碗差点掉于地上,后目睹甚是迷信的张氏在训斥小白。她方安心。遂极力怂恿张氏把小白送走,后被周全送于荒山残忍杀害。

原以为以后会万事大吉,高枕无忧。谁曾想那刚刚年方十四岁虎儿知晓小白两次刨土后甚是好奇,竟偷偷命人带搞头,晚上偷偷前去挖掘,报官。令事情真相大白。听罢周全和如霜供词。张家人都悲痛欲绝!愤怒至极。

那虎儿长长叹口气道:那日父亲招至我去。其意是他觉得自己将不久人世。遂叮嘱他是家中长子,定要担起家中重任,且要好生待峥儿。教他好生学习!不要再顽劣。他最不放心就是他。希望他死后,兄弟俩互敬互爱、同心协力、团结一致把家业打理好。

接着拿出账本来。上面写着别家赊欠款。让他以后去讨要,因他学习好,耽误时间也无可,然峥儿就要全力以赴的学习。觉得他是长子。理应他困难行在前头。如霜所看的房契其实乃是账本。那如霜听罢,登时目瞪口呆,悲痛欲绝。懊悔不已,可悔之晚矣。她们俩被判死刑,秋后问斩。

日后,虎儿经过一番仔细寻找,在野外找到小白尸骨。把它葬在自家花园里。日日祭奠。而那张氏刚一目睹那小白尸骨,想着自己之前甚是糊涂。才导致小白被他们残忍杀害。心中愧疚不安,凄然泪下。此后,每每见到在外流浪之狗。张氏遂都收养于它们,以抚慰自己心灵。

相关专题:

搜索
网站分类
专题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