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观后感 > 正文

美丽心灵观后感

美丽心灵观后感【第1篇】

昨晚,一部《美丽心灵》的电影吸引我看到深夜。《美丽心灵》不但深深震撼了我,也引起了我对“问题”学生的思考。

《美丽心灵》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约翰·纳什的经历为素材,讲述了一位患上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天才,在爱、耐心与理智的帮助下,逐渐痊愈的感人故事。

约翰·纳什在电影一开始就被当成腼腆的“问题”学生而非只是数学天才。他属于骄傲好胜,不爱上课到没听过一节课。他也不爱看书,他却更喜欢自己在数学的世界探索。他吹着巴赫曲子的口哨,除了可以独自做上一整夜数学,还对向她笑的女生“形如流氓”的示爱……

约翰·纳什的老师并没有留意到他的数学出众之处,相反,因为他对集体活动不感兴趣,拙于社交。老师们并不喜欢纳什的不合群和反复无常的性格以及对权威的“蔑视”。老师这样,同学们更不喜欢他。所以约翰·纳什总是成为人们嘲弄和取笑的对象,他奇怪的举动让他饱尝了众人的白眼。

鸽子的行进路线计算,数男追一个美女的策略计算,苍蝇在行进的自行车轮上逃生路线计算……纳什总能观察到“怪诞”的现象,进而“怪诞”地提出问题,然后总想找到“最数学最经济”的解决之道。他的第一项科学研究,即是在数男追一个美女的策略计算之上提出,纳什发表了他的“非合作对策”博士论文,却发展成为在现代经济学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对策论数学。纳什向诺伊曼提出他的理论,但是被简单地认为是“对已完善定理的新译法”。但诺伊曼这一回却是大错特错,纳什的非合作对策论,不但奠定了对策论的数学基础,而且在后来得到了商业策略家的广泛应用。

因为纳什的“天才数学计算能力”,他毕业兰德研究所工作。兰德研究所是中央情报局设在圣莫尼卡的一个战略研究机构,雇佣数学家推行冷战时代的对策理论。他工作四年两次被五角大楼“请去”。这让纳什开始产生被害妄想症状,开始认为他是某个重要政治人物,有一个秘密团体在追杀他。他病情况不断恶化,他开始出现幻听(但没有过像电影中的幻视)。最后在1959年四月,他的妻子艾莉西亚不得不将纳什送进精神病院。

在精神疾病面前,即使是那些拥有最理性的心灵,研究最抽象的理论的数学家,也与普通人一样脆弱。

在妻子、上司等的爱、耐心与理智的帮助下,纳什的精神分裂症像冰雪消融那样,一点一滴地缓解了。他开始理性地拒绝那些妄想,逐渐开始正常的生活和研究,甚至还学会了使用计算机。正是爱、耐心与理智,纳什开始重新被学术界承认。迟来的荣誉接踵而至,其中分量最重的莫过于199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原因正是纳什均衡。

《美丽心灵》用真实的事例融合艺术的想像,让美丽的爱、耐心与理智终于震撼了我。我反思到我们老师面对纳什这样的“问题天才”学生也该用美丽的爱、耐心与理智去关爱其健康成长:

爱每一个学生,其实很简单,不要总用统一标准去“衡量”他们——站怎么样,坐怎么样,怎样听、说、读、写,都用怎样的好方法……如此一来,我们的学生往往被“规矩”磨去“天才的棱角”而只剩“问题”了。所以老师首先要爱护每个孩子的 “个性”,用“无为”的思想让孩子们展示其“个性”之上的才能。www.joci.net

爱每一个学生,还要用耐心和理智去对待每个孩子的“问题”和质疑。经验告诉我们,对待问题学生,只要教师一急噪,就容易把事情弄僵,陷入被动。人在激动的时候,很难理智地思考问题,问题生也多是不善于控制自己感情的,他们冲动起来,可以忘乎所以,老师若跟他们对着干,不但没有效果,而且有失身份。所以对问题学生进行诊疗,前提是教师要冷静。一般说来,问题学生发生的问题,大都不适合“热处理”,要先放一放,等大家都冷静下来,再处理不迟。问题学生往往是咄咄逼人的,所以教师一定要学会一些体面地下台阶的招数,以便随时撤出“战斗”,让对方的怒气“再而衰,三而竭”,然后再教育他们。

解决“问题”学生的问题,别总要分个是非,更不能不可以从分清是非入手。解决“问题”学生的问题,我先不说他对错,而研究他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是什么力量推动他非这样做不可。教师要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专业人员,就应该少在判断是非上唠唠叨叨,而应该耐心地下等待“有为”时机,使“问题”学生转化为“有为”学生。

美丽心灵观后感

Top